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儋州旅游 > 儋州概况 > 旅游要闻

儋州,有你看不尽的精彩!!

儋州旅游政务网 danzhou.gov.cn 2018-02-05 10:02:00 来源:;字体[ ]

分享到:
  

    如果能赶在五月初五之前来到,我必须给你介绍儋州端午节的一些概况。照例地,端午节是要赛龙船的。

    这一日下午,满郭人争江上望。突然地,清越脆亮的哨声惧然响起,一只只龙船竟棹而发,船上震天的鼓角一阵比一阵响,岸上挥手喊加油的呼声一声比一声高,直教人回肠荡气,血脉贲张……最可人意的是每凡龙船过处,总有船内专司其职者向岸上抛来一大把一大把的荔枝、菠萝之类,以作为答谢观众的彩头。更多时候,“彩头”是不大能落在岸上的,落在沙滩或浅海处,孩子们便纷纷“卟嗵卟嗵”地跳下去争抢着……常常地,孩子们的小手刚捧满了“彩头”,又一龙船过来了,“彩头”便又满天花雨般洒落下来……不过,虽然端午龙舟还在赛,但现在却没了当年那味道。之所以把它写下来,一是为了忘却的纪念,二是给你一份“遥想当年”的感慨。

    但你不必为此而怨尤,至少五月的水果能偿补一下你心头的失落和惆怅。五月是热带水果的季节。芒果、凤梨(即菠萝)我看就不用说了,想必你在老家也能买到,便说一下菠萝蜜罢,这肥头笨脑的家伙于你,终是有些陌生。据《金刚经》原注“菠萝蜜”乃佛家所指由生死此岸到达涅盘彼岸之意,听来未免教人毛骨悚然;你大可不必理会,这家伙的味道倒还不错,你放心大快朵颐就是了。至于荔枝,前人早已主传,这里无须我再赘述了,只是苏东坡曾说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,他老人家胃口好,日啖三百没问题,可你大概是不成的。我们这里有句谚语说“一个荔枝三把火”,荔枝性暑,原不宜多食,你酌情减半罢。

    接着下来,便到了菊黄蟹肥正秋风,又是把酒赏月时。儋州是渔乡,这里的海鲜在岛内那也是出了名的。你可以选择在椰风海韵下一边吃着海鲜,一边举杯邀明月。但如果你只顾着对月畅饮,那么你此行算是白来了。因为,中秋节可是我们儋州自古以来的赛歌会,每到这一天,在儋州到处可见人如海歌如潮的热烈场面,尤其以白马井、木棠、光村等乡镇出名。

    据本地志称,儋州中秋民间歌节是从儋州民歌活动中演变过来的,它最初产生在宋代末期,发源于儋州北部的沿海地区。对此,当年贬居儋州的苏东坡有诗为证:“蛮唱与黎歌,余音犹杳杳。”

    在儋州,男女老少多能歌者。少者未识歌韵,然耳濡目染,偶也能编一二支歌来,拙趣十足。譬如长得显老的被人戏谑,信口一句:“葫芦多老滑滑壳,几嫩苦瓜也皱皮”,让人拍案称绝。青年人已谙歌律,随情所至,由意所及,顺口而出,赋比兴之概念虽不曾知,但信手拈来即叫人喊好。在渔村,渔人们起锚松缆掀网放钩一开嗓哎呀底就是豪放粗犷的渔歌,一汛潮水一汛鱼,不能懒等下潮汛,亢亮的歌喉生动的歌儿令喧哗的海涛也安静几分;在田陌,农家妇荷锄牵牛播秧割稻一高兴就索索咪来来多,风吹的确凉越看越漂亮地唱,婉转悠扬那田野也就欢乐起来。村口榕荫或深巷屋檐下,常见得着老大爷老奶奶,几张小板凳,一把葵扇,膝头依着小孙儿,托腮斜倚。因民歌而滋润的种种逸闻典故在轻摇的团扇中,娓娓道来,那双双水亮亮的眼睛就迷醉了。

    忙里偷闲,儋州青年爱赶集,尤其是民间节日里,儋州几乎每月均有节日,除清明祭祖与七月鬼节稍有讳忌外,正月十六、二月二、三月三、五月端午……,每个墟镇都定是熙熙攘攘,欲穿过街道的拖拉机突突嘶鸣半天也蹭不了三尺路。若是中秋即至,更是热闹非凡。你瞧,那些女子,那些山花般烂漫的女子,那些明眸善目的女子,像山野的精灵,像欢蹦的小鹿,嬉笑着,追逐着,簇拥着,来到了墟镇。那些男子,那些英武阳刚的男子,那些精气勃发的男子,像满犁满耙的牛牯,像威猛彪悍的山神,憨笑着,哄闹着,推搡着,也来到了墟镇。

    没有号角震天的召唤,没有走村串寨的邀约,是古朴的民俗,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让他们歇下手中的农活,洗净脚上的泥土,换上节日的盛装,一群群,踏歌而来,在墟镇,在山头,在花丛林海里穿行起落,山歌对答。男声粗豪洪亮,如汹涌巨浪拍击礁石,像松涛阵阵带来深山气息;女声柔软甜脆,如恬静月光吻着花朵,像江风习习送来田野的芳香。从天明唱到地暗,从黑夜沉沉唱至东方破晓。一人唱,众人和,众人唱,满天歌。每至情浓处,纵是那铁塔般汉子,也无不泪光闪闪,柔情似水。

    有人说,儋州人爱唱歌,是因为儋州如画的风光,令人心醉,令人神迷,情至而唱;也有人说,儋州人歌唱得动听,是因为有了醇香的番薯酒,歌声飞过,能留下一片酒香。歌乃心声,儋州民歌是儋州人的乐府,记录着儋州人的喜怒哀乐,“天鹅哟,地鹅哟,予把镰刀我割稻”的童谣拙趣十足,“鹧鸪鸡,你在山中莫乱啼。(你)多言多语遭弓箭,(我)少言少语被人弃”的封建妇女仇怨,“一个石头扁又扁,哥坐一边妹坐边,石头留得千年坐,等哥与妹坐千年”的甜蜜爱情,“该知救国是救家乡,国破家亡无处站”《抗日状文》的同仇敌忾,及至“有心等到八零年,解放牌车接妹来”的殷殷期待和“中央开发洋浦港,哥邀妹来逛”的意气风发,无一不是民众的心声。

    儋州人就这样一路歌唱着来,拓开荆棘,穿过阴霾,涉过急湍,开创着儋州新的天地。而试想我们的民族又何曾不是歌唱着走来的呢!从坎坎伐檀兮而大风起兮,从烽火连三月而醉里挑灯看剑,从断肠人在天涯而有心杀贼无力回天,直到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,这,不正是我们民族的豪歌劲曲么?

    到了九月,天气便渐渐地凉了起来。这个时候上山摘红豆,那是很有意思的事。王维写过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”想是海南四季如春的缘故罢,这里的晚秋正是相思烂漫的季节。“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”,你可以将采撷下来的相思豆用针线长长串起,系成颈链,到时归去,冷不防挂在初恋情人的脖子上,你就可以率性地从她惊喜而羞涩的神色里捕捉到爱情的甜蜜和惊悦。

    据《本草》注云:“(其)根性涩,籽微毒,捣烂晒末,可治癣痱疥癞。”后一句应是“以毒攻毒”之方罢。至于“根性涩,籽微毒”一句,我想是有些道理的,既名“相思”。自是有些苦涩的味道;情到浓时,相思益然转深加剧,那煎熬,洗心伐髓般的苦痛“剪不断,理还乱,别具一番滋味在心头”,这滋味我曾有幸尝过,至今想起,犹自不寒而怵;当然,年轻时不懂得爱情,过在自身,非相思豆之罪也。

    自山中归来,你不期然地打了一连串的啊嚏,那么,是家里的人在叨念你了,第二天一早便打点行装罢。但临行时候,没有人会为你把酒唱《阳关》,也没有人对你执手相看泪眼,并非此地人情淡薄,在儋州,离愁别绪和滂沱泪眼并不盛行,既然终归要走,你该学一下徐志摩的旷达和潇洒。至于你带不带走云彩,关系不大,只是儋州的这片炽热淳厚的风情,你是应该带回去的,在似水流年的回忆里深深种植。

    在挥手的一刹那,你会猝然发觉,此行未免太过匆匆。儋州这本书,你只读了上半部,下半部于你来说,还是个谜……那么,明年再来罢。明年来时最好在正月,那时,我豪迈粗犷的兄弟们,我年轻多情的姊妹们,手捧着醇香的蕃薯酒,在正月十六的春意里,融你于灿烂的风景中……

     

    文:马戈图片/视频来源网络

  儋州市政务网 琼ICP备10200120号-6 主办:儋州市人民政府 运行管理:儋州市信息中心

琼公网安备46900302000004号